上海癫痫病医院

上海哪里看儿童癜痫好:医事感言:在天堂,她一定会谅解的

上海癫痫病医院 http://www.021dianxian.com 2019-01-08 15:19 出处:网络 作者:上海癫痫医院 编辑:@癫痫病医院
时间如潺潺的流水,静静地淌于身边;而时钟上的指针,总是慢慢地移动着,慢得让我常常忘记它不倦的脚步。曾几何时,青涩的我刚刚毕业,第一次穿上圣洁的白衣,成为了一名医生。那时的我年轻、幼稚、自命不凡,甚至以为每种疾病最终一定会被治愈。但是,当见

时间如潺潺的流水,静静地淌于身边;而时钟上的指针,总是慢慢地移动着,慢得让我常常忘记它不倦的脚步。曾几何时,青涩的我刚刚毕业,第一次穿上圣洁的白衣,成为了一名医生。那时的我年轻、幼稚、自命不凡,甚至以为每种疾病最终一定会被治愈。但是,当见识了凡人种种,看过生命的无常后,也知道了医学上终究还有许多未解之谜和束手无策,而医生,也无法次次改变生死。


所有的检查都没有明确结果,我陷入了茫然


印象中,当他们第一次默默出现在我的面前时,相互搀扶着,慈祥而又温厚。两位老人已年近七十,脸上的皱纹细密地交错着,仿佛在诉说着他们丰富的人生。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老先生用温暖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住我冰凉的手,在严冬的午后,无私地传递着热度。


老奶奶是微胖的体型,她的腿脚不是很好,因为骨结核,自膝盖处截去了左腿。十几年前还患有肠结核,好在经过医院精心的治疗和家人细心的照顾,肠结核得以痊愈。近几年她又罹患了糖尿病及高血压,日日吃药,成了必修的功课。老奶奶告诉我,3天前她开始出现了咽喉疼痛,本来以为是嗓子发炎,不愿麻烦家里人,就自己在家吃了几粒消炎药,但是咽喉疼并未好转,昨天晚间咽喉肿痛明显加重,甚至影响了呼吸。今天一早,老伴赶紧带她来医院看病。经验丰富的主任为进一步明确诊断,把她收入院治疗。


住进病房后,我们积极为她控制血糖和血压,同时采用抗感染及雾化吸入等多项综合措施,老人家的病情却无明显好转。因为老奶奶年轻时有结核病史,为除外喉部结核,又做了结核菌素试验,试验结果不令人满意,多科会诊也难以明确病因。最后,我们打算在她的咽喉部取下几块黏膜做病理检查,依靠病理明确诊断。


第一次的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因为老人有些紧张,我便同意了她的要求,让老伴陪在她的身边。她忐忑地坐在诊疗椅上,一只手紧紧抓住老伴的手,另一只手紧紧抓住诊疗椅的扶手。在充分局麻下,我用显微组织钳钳取了老人三块肿胀的杓区黏膜组织。检查结束了,老太太笑着说:“吓死我了,其实也不怎么疼呀。”老先生也松了一口气,仿佛刚才受罪的是他自己。可是,结果却显示老人除了炎性改变未发现异常。无论抗感染治疗还是消水肿治疗,老人的喉部情况只是仅仅不再影响呼吸而已。所有的检查都没有明确结果,我陷入了茫然。


老人握着我的手说:“孩子,我知道你尽力了,谢谢你!”


我决定再为老人进行一次活检。有时候对局部病变必须反复、多位点活检,才能发现问题,这就像在大海中捕鱼,通过多撒网,能够增加捕到鱼的机会。于是,同样的检查步骤又重复了一次。可是回报的结果还是不明确。该不该再进行一次活检呢?如果再次活检,仍然没有满意的结果,该怎么办呢?毕竟,活检是有创的检查,难免会给病人造成一定的疼痛不适,现在的医患关系那么紧张,这样做是否太冒险了?会不会惹麻烦呢?如果不做活检,会不会漏诊?


我反复权衡,终于下了决心,第三次拿着《有创检查同意书》来到了老人的面前。老人的儿子40岁左右,疲倦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想是因为骨肉至亲,心痛母亲,难免言语中透着丝丝敌意。他的眼神凌厉,硬硬地说:“怎么还要再做一次,不是做了好几次了吗?有完没完呀!”我赶紧解释进一步检查的必要性,可是心里却很不舒服。没有人喜欢被质疑和轻慢,医生也是同样的。


老太太一听急忙说:“做就做吧,反正也不是很痛。”儿子一听,不干了,脸一冷,甩了一句:“不痛也不行,都做两次了,这次再做不出什么,怎么办?难道还做?”


是呀,如果检查结果仍然不满意该怎么办呢?要是我的家人连做三次活检都无法明确诊断,我也会愤怒的,也会怀疑医生的能力及检查的必要性。可是,医学真的是一门特殊的科学,它还远远不够完美,有那么多的未知和不确定性,没有人能够给出百分之百保证。作为一名医生,绝对不希望自己的病人出现任何问题,毕竟人命关天呀!可是我总不能因为怕招惹麻烦,放弃我的病人吧?


想到这些,心里的不适感已经烟消云散。我调整了一下面部发僵的肌肉,尽量放缓声音,决定改变策略,争取老先生的支持。“老人家,局部的病变有时候必须反复检查,才能找出病因,我们都希望能够早点诊断清楚,早点进行治疗!”老先生满脸的慈祥和宽容,听了我详细的解释后,从从容容地签了字。他满眼的信任暖暖地抚慰着我紧绷的神经。


这一次检查结果回来了,喉部的病变居然是喉部恶性肿瘤。这样的结果,我不忍直接告诉两位老人,而是唤来了老人的儿子。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老人转到肿瘤医院继续后续的治疗。临走前,他特意找到我,握着我的手说:“孩子,我知道你尽力了,谢谢你!”那一刻,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


它不只是一份厚厚的病历,还是我的病人生命的最后历程


两年后的一个冬日的午后,我正疾走在医院的楼道里,一位老先生突然拉住了我。我很快认出了老人,他的握手热情而真挚,一如从前。问过好后,他异常平静地告诉我,老伴儿前些日子去世了。虽然早有预感,可我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老人却平和坦然地说:“我和老伴一直没有忘记你,我们都非常感谢你当初详细的检查和细心的照顾,这次我特意带来老伴在肿瘤医院的病历复印件,让你仔细看看。这样,你就能够多积累一些经验,让更多的病人受益,也会有助于你的医学生涯。”听了老人的一席话,我哽咽了。


当大家都在抱怨医患关系紧张的时候,这些话如甘露一样滋润着一名临床医生的心。医生和患者真正的敌人是疾病,医患之间只有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互相理解,互相信任,才有更大的希望战胜疾病。“可能您不知道您的这番话对一名医生来说多么重要,但我还是要衷心地谢谢您,因为您的信任会一直鼓励我前行。”


那个宁静的下午,我坐在医院长长的走廊里,静静地阅读一份仔细整理好的病历。它不只是一份厚厚的病历,还是我的病人最后的生命历程,承载着患者对生的全部渴望。午后的阳光柔和而温暖,一如老人温暖的目光,缓缓地渗到心里。



多年来,我一直非常非常感谢我的病人们。如果没有他们,医学只能是纸上谈兵。我的每一分进步,都有他们无私的付出,感谢他们的宽容和理解。可是这些话,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的病人,她就离开了。我相信,在天堂,她一定会谅解的。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