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癫痫病医院

最丧尽天良的医学研究:塔斯克吉梅毒研究

上海癫痫病医院 http://www.021dianxian.com 2018-10-09 22:55 出处:网络 作者:全国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编辑:@癫痫病医院
医学研究是促进医学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但同时也是医学黑历史的重灾区。研究者们心怀热忱探究人体疾病的真相,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但同时也常冲破道德底线,对人体样本的开发和滥用达到了令人惊恐的程度。70年前开展的塔斯克吉梅毒研究就是这样一个丧尽天良的研究,其也是医学史上最恶名昭著一项研究。

医学研究是促进医学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但同时也是医学黑历史的重灾区。研究者们心怀热忱探究人体疾病的真相,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但同时也常冲破道德底线,对人体样本的开发和滥用达到了令人惊恐的程度。70年前开展的塔斯克吉梅毒研究就是这样一个丧尽天良的研究,其也是医学史上最恶名昭著一项研究。


20世纪20年代,梅毒是一个重要的公众健康问题,在美国的贫困的黑人居住地大肆流行,高达35%的育龄期居民患有梅毒。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U.S. Public Health Service)在美国东南部阿拉巴马州的一个贫穷小城——塔斯基吉启动了一项人体试验,计划观察男性黑人梅毒患者在未经治疗的情况下,疾病会如何进展。


眼睁睁看着梅毒患者病情发展却不予治疗,这样惨无人道的研究计划是怎么通过的呢?首先,在1932年,梅毒的特效疗法还未出现;其次,研究者的理由是“这个试验计划并不会对那些黑人造成伤害,反正本来以他们的经济和知识水平,就不太可能得到有效的梅毒治疗。就算教育他们,也不能降低他们的性欲(所以他们的伴侣和孩子也是注定要受伤害的)”。


其实,这项研究最初的计划并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为“先观察6~9个月,然后就给予治疗”。但开始执行后,这项研究就慢慢变得越来越邪恶了。


首先,研究者们蓄意隐瞒了研究目的,利用了黑人对这一疾病的无知,用谎言(比如不存在的“治疗”)诱骗黑人与之长期合作。研究者告诉黑人们可以接受免费体检以及免费治疗“坏血病”。因当地人医学知识贫乏,以为梅毒、贫血、疲劳等都是“坏血病”。


同时,研究者还提供一些小福利来吸引当地人,比如免费饭菜,免费乘车来往诊所、免费治疗一些其他小病,偶尔还送一点现金和小礼品,如果意外死亡还能因参加治疗而获得丧葬费用。最终,他们招募到了600个“志愿者”,其中411人患有梅毒,200个没有梅毒的人是对照组。


参与塔斯克基吉研究的黑人们并不知道这一切诱人的条件只是假象,还一直以为这项医学研究是为了帮助当地贫穷的黑人居民。


参与这项研究的一名医生难以接受研究发生这样的改变,在研究开始一年后主动退出了这项实验。然而,其他人(其中好几个甚至是非洲裔)继续将这项罪恶的实验一直做了下去。


而该研究的第二个变化是从最初的“观察6~9个月后给予治疗”慢慢变成了“长期观察,不予治疗”。患者们得到的“治疗”只是几片维生素和阿司匹林而已。


研究者不但不主动给予治疗,甚至在一些患者有机会从其他地方得到治疗时,还极力阻挠。二战期间,有250个被试者被征召入伍,在入伍体检时被检查出梅毒,军方要他们接受治疗后再入伍,而当时公共卫生部的研究者们则想方设法阻止他们接受治疗。


不止如此,早在1947年,青霉素已经成了梅毒的标准用药。而塔斯基吉的研究者们并没有给那些信任他们的患者打青霉素。该试验主持者之一在1952年甚至直接表态说,希望抗生素的出现不要影响到塔斯基吉实验。直到青霉素被认定为梅毒标准疗法的10年后,塔斯基吉的受试者们仍然无一人得到治疗。


研究者们冷眼看着受试者被梅毒折磨,将梅毒传给伴侣,传给孩子,造就一个又一个的悲剧。而他们只是冷漠地记录下一个个数据。


截至1955年,塔斯基吉实验中死者有三分之一是直接死于梅毒,还有许多人因为多年拖延,已经处于梅毒最痛苦的发病阶段。


这项惨无人道的研究在进行了40年以后,才因美国公共卫生部的一个小研究员向媒体的曝光,随后迫于公众的愤怒才最终得以终止。


在这40年里,塔斯基受试者里有129人因梅毒及其并发症死亡,40人的妻子受梅毒感染,19个孩子一出生就染上梅毒。被试者根本没有被视为人,而是被视为像小白鼠一样的实验动物。


1972年,受害者们集体向美国政府提起诉讼,最终获得了900万美元的赔偿。从1973年起,美国政府陆续开始赔偿受害者。1997年5月16日,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代表美国政府对塔斯克吉实验中的受害者及家属正式道歉。此时距离实验开始已经过去了65年……如今,当事人业已逝去,但相关的诉讼仍未彻底结束,有些赔偿金仍然躺在法院控制的账户里,而当事人的子孙们依然被那段黑暗的历史纠缠……


塔斯克吉研究是医疗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它造成的恶劣影响之一是令许多黑人们对所有医学研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许多黑人不愿接受常规医疗保健,拒绝参与器官捐献等项目。


塔斯克吉研究不该发生,但它发生了。我们要做的,是确保未来不再有类似的研究发生。即使要增进人类对疾病的认知,也绝不能以故意伤害他人的生命和健康为代价!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