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癫痫病医院

公立医院怎么就成了商业连锁店?

上海癫痫病医院 http://www.021dianxian.com 2019-04-01 09:52 出处:网络 作者:全国癲痫病医院前十名 编辑:@癫痫病医院
春季期间,我去广东某滨海城市医院,见到当地最大医院的院长。我问他,你们去年发展得怎么样啊?他不无自豪地说,我们医院去年营业额达到15亿 元,比前年增加了20%。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代表,通过一个鲜活的案例,指出了当前我国
寻找全国癲痫病医院前十名全国最好的癲痫病医院全国小儿癲痫病医院排名癲痫医院排名 癲痫专科医院,上海治疗癫哪个医院好,上海神经内科哪家最好,上海癲痫病医院电话,儿童癫病上海哪个医院,羊癫疯。

“春季期间,我去广东某滨海城市医院,见到当地最大医院的院长。我问他,你们去年发展得怎么样啊?他不无自豪地说,我们医院去年营业额达到15亿 元,比前年增加了20%.”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代表,通过一个鲜活的案例,指出了当前我国医疗体制中亟待改革的种种弊端。


“有些公立医院,像商业连锁店一样,开了很多‘分店’,不断扩大病床的规模。他们扩大的动机是什么?是改善社区医疗吗?依我看,主要动机是增加收入。”钟南山认为,这对我国强化社区医疗保障的医改方针起了排斥和抵消作用,是社区医疗、分级诊疗不能健全重要原因之一。


公立医院成了“商业机构”:医护人员收入80%以上靠医院创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财政用于民生的比例达到70%以上,其中为了支持卫生事业改革和发展,中央财政将安排832亿元,比上年增加167亿元。


“很感动,这是本届政府关注民生的重要标志。”钟南山说,目前,我国新农合、城镇医疗等医保覆盖率达到95%以上。政府工作报告中已明确,2015年 我国将把城乡居民医疗财政补贴标准从320元、提高到380元;人均的基本公共卫生补助从35元,提高到45元,“这是很了不起的”.


钟南山随后话锋一转,“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说,发展需要改革添动力、群众需要改革出实效,但当前医改仍好像在‘改良’不是‘改革’”,“社会对医改的评价,集中在看病贵、看病难,改善医患关系和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三方面,特别是最后一项,实际性改革手段比较少。”


钟南山分析,当前,我国公益大医院的体制是国有民营制,国家对各大医院的投资多数是在场地、设备,但在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方面,经费投入却不大,“医护人员收入80%以上是靠医院的创收。”


在钟南山看来,这种医院创收和医生收入密切挂钩的体系,实际上是一个市场化的导向运营方式,正在催生医疗卫生商业化、私有化趋势。


缺乏财政收入保障的尴尬:公立医院运营成本靠医院自筹


社会各界不停呼吁破除“以药养医”机制,但迟迟未见成效。


“实际上,我就想问那位院长,医院发展了什么新技术,解决了那些疑难杂症。可他为什么一开口就是营业额呢?”钟南山谈到了某滨海城市医院院长的故事。


钟南山认为,问题在于“政府的医疗投入里面,很少用于改革公立医院不合理的创收机制”.在他看来,市场化引导下的医疗行为,催生了违背医德的腐败温床,某些医务人员热衷于治病赚钱,追求最大利润。


“每个人都知道,公立医院不是商业机构,办医院的动机应当是让病人恢复健康。”钟南山说,当公立医院不能体现公益性,反而处在市场化前沿;当救死扶伤 的职业道德不是医疗体制改革的前提,反而成为医疗改革后需要面对的问题的时候,我们整个社会都要认真考虑,医改出了什么问题?


“目前,全球有100多个国家采取”国家医疗服务模式“,由财政收入保障公立医院的发展。高收入、透明化是国际上医务人员薪酬的特点。”钟南山说, “中国就是个例外。公立医院的运营成本靠医院自筹,医务人员的工资主要收入靠创收。正是这种扭曲的医生收入机制问题,导致了医患关系信任缺失、医改裹足不 前。”


说到这里,钟南山讲起一个身边的故事,“前段时间,在北京某大医院,我遇见一个学生。他说上午看病很累。我说你看了多少个?他说,看了将近70个,看到最后脑子都麻了。我说,为什么要看这么多。他说,你得完成指标吧……”


切断医生和病人的利益关联:把医保经费结余用于医生的正常收入


“政府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将医疗保障经费投入到医生合理工资费用中去,把医务人员从创收枷锁下解放出来。”在钟南山看来,切断医生的功利性,恢复医院公益性是根本所在。


钟南山说,医务人员的劳动具有技术密集型、劳动密集型、风险压力密集型、情感密集型以及成长周期长的特点,医务人员工资在很多国家达到社会平均工资3倍到7倍。目前,我国二级、三级公立医院,医护人员“事实收入”接近社会平均工资的2倍到3倍。


“这个收入水平是基本合理的。我并不是很任性,我自己也是个医生。这并不是呼吁增加医生收入,而是通过改革把医护人员的创收,即所谓的灰色收入,转化为正当收入。”钟南山说。


两会前,钟南山前往统计部门粗算了一笔账:按照社会平均工资2倍到3倍给予医务人员工资,支付金额约占国家GDP的0.6%到1.2%,这笔开支加上 目前国家用于医疗卫生的开支即占GDP的5.57%,加起来只有7%以下。这与国际上一般医疗投入占8%到9%的指标相比还是偏低的。日本和欧美国家是 9.4%到17.9%,韩国是7.5%、巴西是9.3%.从我国去年GDP总额来看,这是有条件做到的。


钟南山提出,我国医保经费结余也可以用于转化为医院、医生的正常收入,“因为医保结余越多,恰恰说明区域医疗水平、预防水平较好。这样一算,政府额外提供的医务人员合理收入的支出,并不会造成过大的财政负担。”


这会不会回到改革开放前的“大锅饭”?钟南山认为,“经过几十年改革开放,人们的认识也在提高,医务人员考核、监督水平也在提高,可以首先尝试基本收 入占80%、绩效占20%的逐步过渡。其中最重要的是切断医务人员的薪酬、收入与病人医疗费用之间的利益关系,这将是推动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重要一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