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癫痫病医院

医生争议福建医疗事故罪

上海癫痫病医院 http://www.021dianxian.com 2019-03-03 08:53 出处:网络 作者:全国癲痫病医院前十名 编辑:@癫痫病医院
2月25日,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邓利强律师通过《医学界》,向医疗界批露了福建首起医疗事故罪的部分细节,并就该起事件抢救过程中的一些专业问题向医生们请教。而高度关注这起案件的医生们,了解救治细节后,也向《医学界》给出了自己的专业解读。 1.李建雪医
寻找全国癲痫病医院前十名全国最好的癲痫病医院全国小儿癲痫病医院排名癲痫医院排名 癲痫专科医院,上海治疗癫哪个医院好,上海神经内科哪家最好,上海癲痫病医院电话,儿童癫病上海哪个医院,羊癫疯。

2月25日,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邓利强律师通过《医学界》,向医疗界批露了福建首起医疗事故罪的部分细节,并就该起事件抢救过程中的一些专业问题向医生们请教。而高度关注这起案件的医生们,了解救治细节后,也向《医学界》给出了自己的专业解读。


1.李建雪医生的行为有没有严重不负责任?


界友“高鹤”:李医生的医疗行为是十分普通的值班工作行为,看不出不负责任,如果换做我或者别人,值班时也是这样工作的。


界友“闫利荣”:作为一线值班医师,李大夫没有脱岗,对患者及时给予相应的治疗,同时考虑患者病情较重,及时报告上级医师。做到了作为值班医师的职责。因此,我认为李大夫不存在所谓的严重不负责任,不存在医疗事故罪。


2.李建雪的行为有没有存在过失?


遵医附院界友“李海祥”:从事情经过看,李医生没有违反医疗规范,医疗行为没有不当之处,按上级医生的指示办了。看不出哪里不负责任,要说过失有两点:病史采集不仔细,忽略了病人曾就诊过和做过化验,更未看到化验结果,如果看到化验结果,处理就不是这样了。不明白前一个医生为何不交班?如果交班病人化验一事,李医生若看到结果,处理就不同了。纳闷的是:此时为何仅李医生一人承担责任?应该是上级医生承担更多更大的责任。


界友“大私2011”:客观讲,李建雪大夫的医疗行为不是医疗责任问题,是医疗能力问题,产后凝血病,尤其是不典型羊水栓塞导致的DIC,是产科专业复杂综合征,死亡率极高,目前国内医学界认识亦不充分,综合抢救手段亦不规范及充分,太难为基层医院的李建雪大夫们了。人类对疾病的认识是一个过程,医师对疾病诊治的掌握是一个积累,不是吗?!专业及非专业的朋友?!


界友“JPW”:我觉得之前首诊医生有疏忽,应该交代下一班医生看结果,也应嘱患者将结果找医生看。另外我觉得产妇生产时,部分常规检查还是应该重做,宁愿多做,也不要少做,做了没错,但不做的话,分分钟是错的。还有当时的护士应该及时报告,不应该自做主张,看,最后承担后果还是医生!最重要的是,该产妇本身就存在危险因素,即使知道结果,也一样会面临死亡危险!


界友“为人民服务”:第3段说病人出血,属于子宫收缩不良导致,经过了缝合之后仍然出血,有没有化验凝血功能?会诊后输血输液,体征平稳,第5段出现尿量减少,措施仍然补液,勉强300ml尿。这2个现象已经不正常了,值班医生发现了,但是上级医生没有做出相应的处理,才出现了后来的畏寒以及体征不稳定。个人理解,值班医生无大的过错,而是会诊医生存在诊治方面的问题,但绝不是严重的不负责任,仅仅是水平问题……


亲爱的医生朋友们,了解救治细节后,您认为李建雪医生是否存在严重不负责任?是否存在医疗过失?


相关阅读:产妇陈某产后出血抢救的事实经过


1、产妇陈某于2011年12月28日到长乐市医院妇产科办理了住院手续,由该院妇产科医生吴晓疆接诊进行胎心监护等项目产前检查,并为陈某开具血液、尿液等检验单据;吴晓疆下班后轮休期间未交代接班的医生代为查看陈某的化验报告,陈某检验报告单上“红细胞压积43.8%、纤维蛋白原5.76、白蛋白21.4、尿白蛋白3+”的检验结果异常无人查看;此后产妇陈某回家3天,


2、12月31日16:00产妇陈某返院至产房待产,于21时24分,在产房助产士采取会阴侧切顺产一健康女婴,产后陈某的阴道出现出血情况。


3、作为当晚一线值班医生,李建雪于当晚21时37分接到产房电话后前往处理。李建雪首先检查发现产妇陈某宫缩欠佳,注射药液后陈某宫缩转好,但阴道仍有活动性出血;便通知二线值班医生王玉兰赶到产房,同时行相关化验急查,王玉兰医生检查发现陈某会阴左侧切口和阴道右侧后壁两处伤口出血,便与李建雪及其他当值医生共同帮助陈某修补裂伤口,同时才发现陈某入院的检验报告单的异常,急查化验结果与入院一致,王玉兰医生估计出血为1500ml,并决定给予陈某输血800ml和输液3700ml,22时50分左右陈某的阴道修补手术结束,阴道出血基本止住。


4、当晚23时,对陈某进行输血。王玉兰医生于23时20分离开产房回医生值班室,临走前交代李建雪留在产房继续对陈某观察两个小时。


5、2012年1月1日凌晨1时许,李建雪观察发现陈某生命体征较平稳,但尿量偏少,就让护士给陈某推了一针速尿针剂,观察半小时后发现她的尿量仍没有增加,同时更换导尿管重新导尿,尿量仍无增加,就通过电话将该情况报告了王玉兰医生,王玉兰医生指示李建雪加大补液量1500毫升。


6、凌晨2点左右,输血800ml结束,陈某排出了300毫升尿量,并且对她进行检查后她的生命体征平稳。到了凌晨2点20分左右,已补液近4000毫升,李建雪交代产房护士再对陈某观察一会儿,如果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再出血了,就可以将病人送回病房。李建雪返回三楼病房,交代值班护士林文华,陈某产后大出血是个重病人,需一级护理、心电监护,后就回医生值班室。


7、凌晨2 时 38分,助产士将患者迁出产房时,家属见陈全身颤抖喊冷,并告知在场护士,但并未引起助产士的重视。


此后患者出现烦躁、面色苍白,生命征变化严重,当值护士给予吸氧处理,并没有向李汇报。


8、凌晨3点30分左右,林文华护士打电话到医生值班室向李建雪报告陈某出现烦躁,李建雪立即来到病房发现陈某精神烦躁,血压较低,觉得陈某有生命危险,立即电话通知了王玉兰医生到场处理。王玉兰医师赶到病房后,又通知三线医生及内科会诊,组织抢救,予静推肾上腺素、持续心外按压等抢救。


9、凌晨3时40分许,陈某的脉搏消失,至凌晨4时30分宣告陈某死亡。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